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339章-剑与人情

发布时间:2020-01-16 13:49:34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339章 剑与人情

readx;所以,他们也一脸不善地瞪着摊主。

可怜的散修摊主,刚要顺着陈见威的话,答应说:是肖纯罡与他说过,要把剑留给他的。

就看到,左冷秋、靳镇西两人,齐齐向前迈步,手中持着明晃晃的长剑逼近了他。

这形势,将摊主吓了一跳,心道:如果完全依了人多的一方,而另一方,这两位人虽少,这架势,看来也不是好相与的,也不能得罪他们太狠了。

他生生地把,几乎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肚子里,而是装傻一般,说道:“肖公子有没有说过这话,我记不清了,今天人多,生意也多,我太忙了。”

肖纯罡又瞪了摊主一眼,让他头皮发紧,赶紧闭了嘴。

这肖公子,丢下一小袋灵石后,说道:“我看你,真是猪脑,总之,这剑就是我的了。”

肖纯罡言罢,转身,就要与自己的跟班们一道离开。

左冷秋、靳镇西两人,却是仗剑,一左一右,拦住了这群人的去路。

左冷秋冷冷道:“人走可以,剑留下!”

就两个人竟然敢拦着他们八个人,胆子够肥的!

肖纯罡与他的这帮跟班,面对持剑拦路的这两人,这一下可是真的怒了。

就听到一阵密集的剑鸣声,肖纯罡与他的跟班,全都亮出了自己的家伙。

对峙双方,手中十把剑,在阳光下散发着森森寒光。

眼看双方的拼杀,就要一触即发。

忽然,一股威压降临。

让剑拔弩张的双方,俱都身上一沉,动作迟缓起来,冲突的火苗,暂时被熄灭了。

远处一个威严的声音说道:“何方修士,敢在碧罗山闹事!?”

话音刚落,虹影一闪,一位修士,已稳稳落在对峙双方中间。

他所带来的威压,将十位展窍境修士,推得全都站不稳,齐齐向后退了几步。

这位及时出现的修士,正是碧罗山的甄廷昊长老。

他是这一期坊市里,碧罗山方面派出的,维持坊市秩序的主持。

本来,这样的展窍境修士之间的争执,最多只需他门下的拓海境修士出面,进行劝阻、调停即可。

但是,刚有弟子禀报此处有纠纷,甄廷昊长老的灵识,也是因此,刚刚扫到这里时,这十位展窍境修士手中的剑,就要剑气迸发,当街拼斗起来。

甄廷昊长老,不得不立即出手干预,而且是亲临现场。

甄廷昊长老这一出手,也产生了极大的震慑力,让坊市中,一些想借机滋事、浑水摸鱼的修士,收了收他们的歪心思:这里可是有虹丹境修士坐镇的,轻易莫要乱动。

甄廷昊长老,将即将争斗的双方,各自往后逼退、分开,过了好一会,负责巡逻、维持坊市秩序的一队拓海境修士,这才赶到这处摊位。

看到发生纠葛的双方,没有当街拼斗起来,而且是甄廷昊长老亲自出手镇压局势,这队当值的修士,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都面上露出些许愧疚之色:他们来得太迟了!要不是甄廷昊长老出手,怕是这两边剑修的拼斗,早已将这里搅乱成一锅粥了。

如果是那样,宗门必会责罚他们。

因为,坊市秩序大乱,必定会影响到参与坊市的各路修士,对坊市的生意大大不利,碧罗山的宗门利益将会受损。

在坊市里出现争斗,一向都是组织、运作坊市的那一方势力的大忌。

这一队碧罗山修士出现后,就默默围拢在甄廷昊长老身边。

原本甄廷昊长老一出场,就已势压当场,这一队碧罗山修士围在他身边后,更是气势大涨。

让原本许多围在周围的,准备看好戏的,一片嘈杂的修士们,立时安静了许多。

甄廷昊长老大声喝道:“我是碧罗山的长老,甄廷昊。难道你们不知道,在我碧罗山坊市期间,禁止争斗吗?”

左冷秋、靳镇西两人,被肖纯罡与他的跟班,完全激怒了,他们脑子里,哪里还会记得什么碧罗山定下的规矩,如果没有人拦阻,这两人当真会出手,即使对方人数四倍于他们。

这是他们身上,宁折不屈的剑修气质所决定的。

现在冷静了下来,况且,本地的地主碧罗山方面,由一位虹丹境修士出面,左冷秋、靳镇西两人,无论如何,是要接受碧罗山的调解的。

靳镇西大声道:“甄前辈,我们俩是天台宗的,他们抢我们的剑!”

甄廷昊长老,将脸转向,肖纯罡与他跟班那一边,他眼看着肖纯罡,却是不出声,那意思很明显:你们对此,又怎么说?

这肖纯罡闹事惯了,又依仗自己曾祖的威势,没人敢轻易动他,他也不慌张,就说道:

“甄前辈,我乃凌霄剑宗的肖纯罡,我曾祖是宗门长老。我是凌霄剑宗里地位尊贵的人,怎会抢夺别人的东西呢?这柄剑,明明是我与摊主说好了,让他留给我的。”

甄廷昊长老便说道:“摊主何在?出来说话!”

那位散修摊主,赶紧从人群里走出来,向甄廷昊长老行礼道:“见过甄长老。”

甄廷昊长老问:“他们争夺的剑器,是你出售的?”

甄廷昊长老出面后,这位摊主知道,真正有能力调停的人出现了,他因此镇定了许多。

但是同时,他也明白,如果他不想让,任何一方的怒火,直接倾泻到他身上,他只能坚持他前面的说辞,没有改口的余地。

“剑器是我出售的。”摊主答道。

“既如此,事情的经过,你最清楚,你来说!”甄廷昊长老命令道。

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扯谎,这摊主明显底气不足。

“嗯这,今天人很多,啊呀,买东西的修士多,啊,啊,我忙起来,肖公子与我说过什么,我,我,就记不清了。”

这位散修摊主说话不但结巴起来,而且他的声音,越到后面,越是小声。

甄廷昊长老何等修为,摊主的话,他是一个字也没漏。

活了两三百年的他,修真界里有什么样的事情,他没遇到过、没见过?

甄廷昊长老,老于世故,早已成精,三方的言语在他心头一过,他马上就清楚了,这件事的是非曲折:

人多一方的肖公子,无疑是他们,要从天台宗的两位小修士手里抢夺一柄剑了。要不然,就他们两人,没有理由要找与他们修为相当的八位修士开战。而这摊主,显然两边都不想得罪,所以,才以“记不清”为挡箭牌。

引起他们争夺的,是一柄怎样的剑器呢?

心念至此,甄廷昊长老便发话了:“引发你们纠葛的剑器呢?拿来我看!”

肖纯罡闻言,在虹丹境修士面前,他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将那柄无鞘剑器,双手递给了甄廷昊长老。

接过剑器,甄廷昊长老便试着输入一丝灵气,发现毫无反应,虽如此,但是以他虹丹境修士的感觉,他觉得这柄剑,或许不是一般的剑器。

这柄剑到底有何不同,甄廷昊长老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

他不是剑修,自然没有剑修对于剑器的那种直觉。

而以他虹丹境修士的身份,他自然不会借机将这件法器留下,更何况,在此事的处置中,他的身份是碧罗山的代表。

手里拿着那柄剑,甄廷昊长老先转向那位,打定了主意要明哲保身的摊主,说道:“你这柄剑,开价几何?”

“两千灵石,甄长老。”摊主如实答道。

“就为了一柄只值两千灵石的剑器,伤了和气,多划不来,你们那一边,肯给老道面子,让出这柄剑吧,就当老道欠他一个人情?”甄廷昊长老和颜悦色地说道。

以虹丹境修士的身份,面对一群展窍境修士,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谓给足了双方面子。

同时,也是给出莫大的利诱。

因为,虹丹境修士的人情,对于成长中的展窍境修士而言,价值可是不小。

“冷秋,听甄长老的,不如我们让出这柄剑吧。”靳镇西闻言,他动心了,便低声劝左冷秋道。

声音虽小,甄廷昊长老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便对靳镇西微笑起来。

甄廷昊长老这番话,其实大部分是说给天台宗的两位修士听的。

他看得出来,天台宗这两位小修士,乃背*景简单的苦修修士,这样的修士比较知进退,会知机而行。

而另一方,凌霄剑宗的这位公子哥,因其曾祖肖靖天乃凌霄剑宗的三大支柱之一,甄廷昊长老连带着,对这位公子哥的劣名,也有所耳闻。

甄廷昊长老知道,以其霸道和横行无忌的品行,自然不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自削面子,让出这剑器。

左冷秋虽冷傲,但是他心里也清楚,靳镇西的意思和甄廷昊长老的好意。

只是,这柄剑的那丝神秘召唤,让他绝对不会放弃这柄剑。

与这柄剑相比,他认为虹丹境修士的人情,完全可以弃之一边。

“这柄剑是我的,甄长老,恕我不能让出!”左冷秋的回答,干脆利落。

甄廷昊长老略有些失望,因为,最圆满的解决方式,看来是行不通的了。

...

延寿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兰溪市中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聊城治疗阴道炎医院
厦门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