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刻之痕 第二百九十六章:战争总会造就无数恩怨

发布时间:2019-12-04 09:23:50

刻之痕 第二百九十六章:战争总会造就无数恩怨

另一边。

莫格利特喝道:“达克,你根本不是剑士!”

当达克持剑来到他面前的那一刻,他还着实高兴了一会儿。不过高兴也就维持了一小会儿罢了,达克的剑术已经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了。他的动作直接而鲁莽,甚至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奔着以伤换伤来的。

这家伙根本不适合用剑,大锤和斧子才适合这种莽夫。

“碰——”

莫格利特的剑虽然比他整个身子都长,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行动。剑刃摩擦出一片火星,两人已经从最初的升降梯打到了几处高台上。起初他们还会对陷阱有所顾虑,当战斗渐渐焦灼,他们已经懒得去管这些吵闹个不停的升降梯了。

论剑术,莫格利特觉得达克连入门都算不上,如果不是他那皮糙肉厚的能力,自己只要一合便能将他拿下。然而世上没有如果,达克非常了解自己的刻印,并非常擅长运用自己的能力。

没有剑士在对决时还会随时准备上脚踹自己的对手——至少莫格利特没见过。达克的招式难看极了,不加修饰的劈砍,与熊抱、勾拳等招数凑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但事实上却十分有效。

他造成的剑伤对达克收效甚微,但对方的拳脚攻击可是实实在在的。莫格利特一时半会思考不出如何拿下这个不按常理出招的对手。

“像你这种没上过战场的人也就只能这么说说了。”达克嗤笑。

在战场上,可没有擅长的武器这么一说。在战事最胶着的那几年,没把武器砍卷刃的士兵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上过战场。那是几百甚至上千人的厮杀,弯个腰的时间都可能被敌人的弓箭手射成筛子。他们从来都是捡到什么用什么。

莫格利特永远无法想象战争的惨烈。

他虽然一把年龄,但确实没有正式上过战场。大征兵的那一年,据说这个男人曾应征入伍,不过没过多久就因为作风问题被部队刷了下来。部队对他的评价是:实力不高,野心不小。他入伍不久,就希望拥有自己的骑士团。

新兵一入伍就获得骑士团的人的确有,但也只有一个。

——艾丽莎,这个任何时候都让人耳熟能详的名字。

事实上,艾丽莎上前线的时候,达克已经在战场上奔波了快十年了,他见惯了战场上的人生百态。所以他从来看不起学院派的那些人,那些招式都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新兵刚来部队时各个高傲无比,然而过不了几天,绝大部分都死在了他们的自尊与高傲上。

风炉学院会教授学生们各种实用的实战技巧,但却从来不教他们如果在战场上武器卷了刃,这时又有复数敌人向你冲来时该如何应对。

毫不夸张地说,超过两成的风炉学院『精英』们死在了这上面。

达克看不起这些莫名其妙的自尊心,所以他更看不惯一应征入伍就恨不得告诉全天下人他的剑技有多么多么高超的莫格利特。相应的,莫格利特也看不起战斗毫无技巧可言的他们……但是,他最看不惯的人,应该是艾丽莎。

达克用蛮力逼退莫格利特后,忽然笑了起来:“我听说你灰溜溜地被赶出部队前,挑战过艾丽莎了吧?”

作风问题自然是官方一些的说法,莫格利特再自不量力,实力在新兵中也称得上顶尖了,只有少数经历过战争的人才知道隐情。那时达克和他的骑士团正好回帝都回报前线的战事,便碰巧听到了这个消息。

每当莫格利特喝醉时,就要大声嚷嚷艾丽莎的名字。别人不知道,但达克却知道这是对方一直以来的心病。

“结果如何?”他明知故问道。

他看不起的『学院派』里面当然不包括艾丽莎。没人敢看不起艾丽莎,那个时期的艾丽莎由于『百风』的不辞而别情绪正处于最不稳定的时期,在她应征入伍前,『学院中枢』递交了不下三次密函,希望远征军不要通过艾丽莎的要求,不过无一不被渴望结束战争的亨利五世驳回了。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的名字!”

闻言,莫格利特的语气骤变,游刃有余地攻击顷刻间转变成为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宽刃剑上白色火焰骤起。他挥剑时,面露狰狞,仿佛要将这些年来心中不满全部发泄出来一般——“在剑术较量中使用刻印,她简直是剑士之耻!”

对此,莫格利特耿耿于怀多年。

他的确不是因为『作风问题』被踢出了部队,而是因为身体原因。他和艾丽莎的对决甚至根本算不上对决

,交手的地点是港口城市——那时塔伦王国还未建成,那里完全是一个临时港口。艾丽莎拒绝他多次,那一次,他终于忍无可忍地以偷袭的方式试图逼迫艾丽莎与他交手。

这么多年来,莫格利特只要闭上眼,当时的场景便会浮现在他的面前——艾丽莎甚至连身子都没转过来一下,原本平稳的海平面陡然变得汹涌澎湃,翻滚而起的巨浪凝聚成了一个巨人的手臂,将他摁进了海面。

后来的事他就记不清了。

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从前线运回帝都的队伍之中,腰部以下失去了知觉。虽然医生让他不至于瘫痪,但他常年的驼背也是那一战所致。

“那不是剑士的战斗!”莫格利特再次强调,他并不是输不起,但是艾丽莎连剑都不出的态度深深伤害到了他自诩剑士的自尊心。

同时,也让他了解到了刻印的强大。

“对了——你不是剑士。”莫格利特仿佛突然间顿悟了一般,他十分恼火,这个不知死活的达克竟敢拿这件事来嘲讽他!——“不要搞错了,艾丽莎从没在剑技上赢过我!”

也许是艾丽莎的缘故,他越来越厌恶在决斗中使用刻印的人。

但如果对手不是剑士的话,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我苦心钻研多年的剑技可不是为了对付你这种连入门级都算不上的人的,我得赶快结束这场战斗——那个叫提尔-赛琉斯的少年才是我等待的对手!”

“啧,这就是我看不惯你们这种人的原因。”达克冷哼一声,白色的火焰随之升腾而起——这是两个互相看不惯的人之间的恩怨。

莫格利特阴沉地举起宽刃剑,他的动作直接极了,挥剑的双臂肌肉紧绷,就仿佛是在完成一次普通的劈斩一般。摆好了迎击架势的达克瞳孔一缩,他觉得是自己看花眼了。莫格利特迎向他的时候,仿佛整个都消融在了斩击之中,宽刃剑泛起一道黑光,黑光竟转眼间就成了一张铺天盖地而来的鬼面。

“碰——”

剑刃断裂。

一同断裂的还有达克身后的链条以及那直通三层穹顶的圆柱。

“轰隆。”

达克感觉自己脚下的土地开始松动,随着圆柱断裂,支撑他们的高台也失去了支柱,笔直地朝地面坠落而下了。

“为了赢艾丽莎,我费劲了千辛万苦才获得了现在的刻印!”

停在另一处高台的莫格利特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如果对手不是剑士的话,使用刻印就不违背我的原则了……达克,这一剑只是让你欣赏一下本大爷『超级』的剑技,下一剑就该斩在你身上了!”

说到兴起,莫格利特猛然提高了声音:“有了这个刻印,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我砍不断的了!就算那个女人再用海浪对付我,我也能将海浪拦腰截断!”

宜春市妇幼保健院
乌兰察布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医院怎么样
湖南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