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冈仁波齐张杨努力做自己外导演也该学会控制

发布时间:2019-03-02 17:41:08

去年《冈仁波齐》大火,让从业几十年的张杨一下子名声大噪,不仅行业人士熟悉他,就连普通的观影群众也开始关注这个名字。

去年《冈仁波齐》大火,让从业几十年的张杨一下子名声大噪,不仅行业人士熟悉他,就连普通的观影群众也开始关注这个名字。

《首席娱乐官》(yuleguan001)在采访《冈仁波齐》制片人、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时了解到,张杨拿着3000万总投资在西藏拍了两部电影:《冈仁波齐》和《皮绳上的魂》。

6月中旬上海电影节期间,在烹小鲜联盟举办的“问道先师——青年导演的引路者”论坛现场,再次见到了张杨,采访时得知,他最近在云南大理拍的三部电影已经完成拍摄。

一般到了张杨这个资历都开始做监制了,但三十年如他,除了偶尔几次帮助新人导演外,张杨是很少做监制的。

导演生涯30年,张杨都在做什么?

当下观众知道张杨,或许从《冈仁波齐》开始,也有身边朋友反馈过,早一点看过他的《飞越老人院》,但把电影与张杨名字真正“对号入座”却是从《冈仁波齐》开始。

张杨,1967年出生于北京,1987年入读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1992年毕业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担任导演。

1997年,张杨执导了第一部电影《爱情麻辣烫》,主演是高圆圆、徐静蕾,张杨凭借这部作品获得第1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第5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第一部作品就得到诸多回馈,对当时的张杨来说,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幸运。

《爱情麻辣烫》时还比较青涩的高圆圆和徐静蕾

1999年,张杨以自己熟悉的北京澡堂故事为背景,拍摄了剧情电影《澡堂》,主演是姜武、濮存昕,这些当下观众熟悉的老戏骨们,在当时应该跟张杨一样还是市场上的新人,这部电影获得第47届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金贝壳奖,也入围了鹿特丹国际影展、西雅图国际影展等多个影展。

此后,张杨也尝试了多种类型电影,比如2001年的剧情片《昨天》、2005年亲情片《向日葵》、2007年公路电影《落叶归根》、2010年商业类型电影《无人驾驶》、2012年青春励志电影《飞越老人院》、2017年伪纪录片《冈仁波齐》和文艺电影《皮绳上的魂》等。

期间(2002年),张杨还与徐静蕾、耿乐合作,联合主演了剧情电影《开往春天的地铁》,这部电影是张一白执导的,张杨在片子里饰演咖啡厅老板“老虎”这个角色,当时的演员阵容里还有柯蓝、范伟、高圆圆等,这应该是张杨导演生涯里唯一一次有重要角色出演的表演。

看《开往春天的地铁》时,你们注意到这是张杨导演了么?

电影生涯30多年,可以看出张杨不仅仅是观众给他定下的“文艺片导演”代表类型,他也尝试过不同类型电影,合作过的也多是徐静蕾、高圆圆、陈冲、孙海英、姜武、濮存昕、赵本山、宋丹丹、王珞丹、张译、吴天明等业内知名的导演和演员。

业内知名编剧谭飞曾打趣张杨,“做监制对中年男导演来说是一种时尚,你居然一直没赶上时尚?”小官也曾就这个问过张杨,“2015年《爱情麻辣烫之情定终身》您做制片人,算是一次转型么?”

“谈不上转型,那次是因为朋友。”张杨谈到,因为有朋友找到他,想把《爱情麻辣烫》的概念再用一次,“那会儿我在西藏拍戏,也没顾上,把这个概念给了他们。”

张杨回想起20多年前,自己拿着剧本到处送,基本都是“石沉大海”,“我算比较幸运,很快遇到了一个美国朋友,开始第一部电影。”张杨谈到,那会儿新导演进入这个领域门槛很高,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创投项目和平台。

如何用3000万拍两部电影?

《冈仁波齐》制片人李力告诉小官,当时他投了3000万,张杨拿着这笔资金在西藏拍戏期间,完成了《冈仁波齐》和《皮绳上的魂》两部电影。

3000万资金不多不少,但在西藏拍摄一部电影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小官采访《金珠玛米》导演杨蕊时也了解到,西藏拍摄有太多的“意外”超支和生命危险。张杨和剧组在这个地方呆了一年多,拍摄期间张杨因为高原缺氧被紧急送到山下。

电影《冈仁波齐》剧照

“这是在西藏拍戏都会遇到的问题,尤其是长时间拍摄,高原病这些都是比较正常的。工作人员发生这件事,可以撤下去换人,但是导演没法换,必须解决问题,好在我们身体还行,能适应这个环境,但保不齐什么时候还是会遇到。”

同阶段操作两部电影,张杨表示在前期就要把预算尽量做到精确。拍《冈仁波齐》的时候,另外一些工作人员已经在筹备《皮绳上的魂》的美术、副导演等工作。

张杨把西藏拍摄的工作分成两块,《皮绳上的魂》按照正常的电影操作方式进行,在130多人剧组的情况下,尽量压缩到两个月左右时间拍完,《冈仁波齐》花费要9到10个月时间,张杨采用压缩剧组方式,“变成30多人小剧组形式,才能满足长时间拍摄。”两部电影做不同规划,来统一用这笔3000万资金。

电影《皮绳上的魂》剧照

记得上海电影节时,博纳影业于冬曾“抱怨”,“现在中国导演是全世界最会享受的导演,预算超支越来越严重。”他提倡,还是要以制片人中心为主。对此,小官询问了张杨,他表示,“从工业化角度,制片人对控制电影的方式、预算都会好一些,但得分不同的类型,作者型电影,导演还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认为导演也要学会这种制片体系,学会怎么控制预算,才能达到相对完美可能性。”

张杨认为,拍电影从一开始要求上就要降低预算可能性,“得先给投资者少一点风险,既满足你的创作愿望,也要考虑投资者利益回报。”但光做预算不行,在现实执行中,很多年轻导演并不了解这些东西。张杨拍摄《冈仁波齐》之前,也已经有了七八部电影的拍摄经验了。

出于这种对旅游拍摄的喜爱,张杨最近在云南大理完成了三部电影拍摄,“还是个人喜好,真的喜欢这片土地,我年轻的时候喜欢这种出行玩的方式,拍电影也可以这样拍,只要拍摄时筹划严密,基本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可以把这个旅程变得非常野外、探险。”

不拒绝商业化,但必须是内心想拍的作品

“《冈仁波齐》大火后,是不是有更多人找您拍电影了?”

“没有,其实以前也有很多人找我拍戏,但我基本不拍别人找来的电影。”从业30年以来,张杨拍摄的电影基本都是自己在创作,也是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一般外边找来或者已经成型的项目,他都会拒绝掉。

“不一定是拒绝商业化的东西,而是这个东西必须是从你内心发出来,是你真正想拍的作品。”这些年,张杨也尝试了爱情、剧情、公路、商业等多种类型电影,但这都是从他内心长出来的东西,对于外界给他的“文艺片导演”标签,张杨对这些并没有什么概念,不管有着怎样的标签,都不会影响自身的创作,“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

电影《落叶归根》剧照

对于今后是否考虑做监制,张杨认为自己可能会更多以个人的形式去帮助一些新人做监制,“把我的经验分享给他们,帮一部电影从无到有,从不行到行,还是会起到作用的。”张杨认为,当下的机会很多,对年轻导演来说是一个黄金时代,但导演还是要对自己有一个定位。

“不是所有资金都适合你,要找到愿意跟你一起做的资金或者懂你的老板,

冈仁波齐张杨努力做自己外导演也该学会控制

配合起来才比较好。”对导演来说,不仅是投资人找他们,也是他们在选择投资人。张杨坦言,自己遇到李力是一种幸运,当时《飞越老人院》口碑不错,但是票房不太理想,尽管两个人曾一起失落地坐在河边聊天诉苦,但没有影响他们继续合作,《冈仁波齐》的成功也再次见证了他们之间的合作与默契。

谈到李力,张杨感慨,“我们是很好的哥们,包括很多艺术上的想法,他很尊重我的选择,甚至放任我去拍摄,不会干预你的拍摄内容,有这种信任才有这种可能性。”

张杨(左)和李力(右)

在“问道先师——青年导演的引路者”论坛上,当谭飞问起在座所有行业前辈对青年导演的忠告时:

1.资深监制文隽说,先弄好剧本;

2.知名演员颜丙燕说,要努力拍一部能够留得住的作品;

RST青年影展创始人宋文说,年轻作者一定要问自己是否真的有社会洞见力;

4.阿里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刘开珞说,要把你的特色展现出来;

5.青年导演李睿珺说,要问自己为什么要拍这个东西;

6.张杨导演说,努力做自己。

“谁都能当导演,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当好,最终还是看专业水平。”如今,张杨导演也在脚踏实地地提携与帮助年轻导演。作为2017华时代全球短片节的轮值主席,他认为短片是锻炼导演的一个很重要的过程,是新人导演进行实践的好手段,也能最完满的表达自己。

对于华时代全球短片节的评审制度,张杨也十分认同:“去年我和各位评审用非常专业的精神去做评审,大家各抒己见,这样一个公平公正的评奖状态,我觉得对于一个电影节来说,非常有价值。”

今年张杨导演也将继续担任华时代全球短片节的轮值主席,持续帮助挖掘和推广优秀的华人新人导演。

在4月11日到13日,张杨导演出席了在华盛顿、波士顿和纽约三地的2018华时代全球短片节征片启动仪式,他对今年短片节的作品充满了期待:“各种年轻作者都会有机会,随着第一届这个电影节的影响力和信任度的建立,希望今年能看到更多优秀的作品。”号召全球华人导演为HISFF投片。

欢迎订阅“首席娱乐官”,点关注不迷路

相关Tags: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