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共享单车局中局:自行车制造商三年来的疯狂和垂暮

发布时间:2019-05-17 14:53:15

共享单车泡沫破灭之后,传统自行车厂商们的日子再度困难起来。

4月19日晚间,国内自行车行业龙头企业、A股上市公司上海凤凰发布2018年度财报,财报显示,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7.62亿元,同比减少46.68%,强调称制造业收入及成本减少原因主要系共享单车生产和销售减少。

财报还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海凤凰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中有8279万元系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对共享单车企业ofo销售自行车所产生。

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我国两轮自行车产量2016年为5303.3万辆;2017年的产量为5898.8万辆,累计同比增长24.51%。2018年产量为4038.04万辆,比2017年产量大幅下降31.54%。

与共享单车兴,与共享单车衰。这是自行车制造企业这几年的真实写照。

曾经的疯狂

凤凰与ofo牵手于共享单车风头正兴的2年前。

2017年5月6日,ofo宣布拟将通过子公司东峡大通采购老牌自行车厂商上海凤凰500万辆自行车。根据公告,ofo与凤凰合作的这批自行车,都将标贴“凤凰”商标,其中100万辆将用于海外市场。

除了能让自身传统品牌形象得以宣传和焕新,凤凰也看到了这笔订单的实际收益,约为4000万元。

在此之前,国内自行车市场增速缓慢,外销市场整体仍处于萎缩状态,2015年上海凤凰全年营业收入4.6亿元,同比下降24.39%。全年净利润365万元,同比下降90.53%。

市场低迷,让昔日自行车行业龙头不得不抓住一切盈利可能和机会。

搭上共享经济的顺风车后,上海凤凰做实共享单车概念股的身份。2017年5月8日,上海凤凰高开高走,开盘涨幅高达8.6%,最终以5.12%的涨幅收盘,股价27.74元。

合作给凤凰带来了不错业绩,在营收连续下滑两年后,2017年度,上海凤凰营收14.28亿元,其中自行车的生产与销售业务收入为11.42亿元,占总营收的80.00%,同比增长57.42%。上海凤凰在当年财报中指出,该增长主要系公司2017年度与ofo运营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合作所产生。

2018年4月,上海凤凰与天津富士达集团和江苏美乐投资共同出资3800万元,成立了天津富凰,准备扩增产能,与原先的天津凤凰工厂一同来应对大量共享单车订单。

浪潮带来的生机还显现在研发投入上,一直以来,凤凰等传统自行车厂商并未在自行车产品研发上作出更多创新,而与共享单车的合作让不少企业开始投入适应这种新应用场景的研发。

针对一2019 全球独角兽图谱:总估值超万亿美元 字节跳动以 750 亿美元“登顶”直存在的ofo单车质量问题,上海凤凰当时还公告称与ofo方面联合筹建共享单车华东地区研发中心,对包括不限于车架、外观、涂装工艺、零部件、智能硬件等全部产品环节进行开发。并共同筹建共享单车华东地区品质管理中心,建立质量管理标准体系,并设定具备可操作性的量化查核指标,以保证生产产品的品质。

ofo的另一供应商天津富士达也是如此。2017年4月,ofo宣布与富士达签署战略合作,富士达将专为ofo提供数十条产线,每年为ofo提供超千万产能。

为应接ofo大量订单,适应ofo车辆应用场景,天津富士达启用了一批自动化的生产设备,上线数套信息系统。该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在为ofo加工的过程中,富士达形成了超过30项设计及新材料专利,包括方便应用于城市交通地面的实心免充气轮胎。

图为天津富士达所申请的共享单车专利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富士达集团子公司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还是哈罗单车的投资方之一。

而另一知名自行车品牌“永久”的生产商、优拜和共佰单车等单车供应商中路股份在2016年,就生产了约143.3万辆自行车,并有了新的专利申请,同时点亮了财报。中路股份2016年财报显示,其主营业务却有所上涨,达到6.54亿元。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以来,涌现的共享单车品牌约有15-20家,已在全国30多个城市投放。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Q1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显示,截至2017年3月中旬,全国共享单车投放量超400万量,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的报告则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单车总投放量超过2000万辆。

资本普照下,一切欣欣向荣。那时,共享单车领域的所有玩家都在疯狂抢占市场,传统自行车厂商则从中看到希望。

如今的垂暮

但春风能吹多久呢?上海凤凰还是明白共享单车给自行车制造行业带来的仅是短期内的新繁荣的。

在其2016年年报中曾提及,共享单车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一定的问题,自行车的品种趋同化、质量中低端化、品牌边缘化等问题给自行车行业发展带来挑战。在通勤单车领域,共享单车也已培养起用户习惯,造成了这一领域传统自行车厂商优势不再。

然而,这些问题与挑战尚未凸显,共享经济的风力已减弱,一方面市场趋于饱和,另一方面监管渐严,实际投放需求下降,ofo减少了实际采购消息称马蜂窝将裁员10%,多部门或面临解散数量。

2017年6月,ofo向凤凰采购约130万辆,之后至2018年5月,ofo陆续分别采购47.73万辆、8.43万辆,采购量大幅下降。

协议签署后一年,相较预期,ofo与凤凰的这笔订单仅完成37.23%的交易量,凤凰向ofo提供了186.16万辆,销售收入6.37亿元,平均每辆单车售价为342.3元。

从“找答案”到“做任务”,谷歌在AI赛道上还能走多久?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悟空单车、小鸣单车、3Vbike等一系列共享单车公司相继陷入押金问题,后又破产倒闭、合并转卖。到2018年下半年,中国风投增长放缓明显,彭博社称,融资资金减少可能意京东推出同城服务:最快可实现30分钟送达味着,一些打车服务和共享单车领域的“烧钱”大战已经结束。

ofo方面,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退押金难”矛盾不断加深,在12月,退押金用户已达到1000多万人,到今年3月,人数仅减少了72万人,待退押金规模十多亿元。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德邦、百世物流等多家物流供应商因欠款问题起诉ofo。

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上海凤凰应收账款从2016年7821万元飙升到2.7亿,在2018年的年报上,上海凤凰表示受共享单车行业拐点冲击带来了“相当大的影响”。

上海凤凰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62亿元,同比减少46.6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18.02万元,同比减少73.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69.999万元。

而为支持共享单车订单新建的工厂——天津富凰,甚至还未来得及等投入实际运作,2018年3月,上海凤凰就转卖了所持有的该工厂的全部股份。

2018年8月31日,凤凰最终以买卖合同纠纷,将ofo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截至起诉日,ofo方面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今年1月11日,上海凤凰透露该纠纷案进展,在一审判决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ofo方面确认共应付凤凰方面货款及利息7191.61万元,并同意扣划被冻结款项2804.05万元先行支付,剩余款项分期支付。

随着共享经济低迷,上海凤凰股票在近一年内大致呈下跌趋势,高点不复当年。

其他共享单车的自行车供应商也如出一辙。

据公开报道,中路股份2018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506.79万元,同比下滑83.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3467.7万元。自行车配件生产商、摩拜单车合作方信隆健康2018年净利润1092.51万元,同比下滑76.14%。

2017年8月,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浦江县人民法院发起了三则关于浙江浦江力霸皇自行车有限公司土地、房产、工厂及机器设备等的拍卖。

该公司曾是山地车车迷熟知的单车品牌骓驰的母公司,在法院公开的照片中还显示出厂房中不少未组装完成的ofo单车零件,该公司也曾为ofo提供单车。

根据中国自行车协会统计,2018年1~11月,规模以上自行车企业累计主营业务收入438.1亿元,同比下降14.9%;实现利润11.2亿元,同比下降24.4%。

如今看来,共享单车带来的疯狂,更像是这上百年制造行业的“黄粱一梦”。

留给三星电视的时间不多了盘点“夭折”于微软手中的明星产品逐鹿5G芯片:华为"带队"挑战高通 三星等不想落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