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鸿蒙易天第七章血魂玉

发布时间:2020-01-25 10:28:30

鸿蒙易天 第七章血魂玉

第七章血魂玉

足足半刻钟的时间中少年在痛苦和绝望中熬过,打又打不过人家,只能硬挨,充当人家的出气筒。

蓝羽尽管配合灵力狂揍少年,反震之力,任然让蓝羽的白嫩的手通红,蓝羽喘息着瘫坐在地,豆大的汗珠滑下白嫩的脸,大汗淋漓的他现在只有无限的痛快与舒爽,比他历练更让人过瘾。

平时到哪里找这么好的陪练,而且可以毫无顾忌的施展,而且这家伙的命比蟑螂的命还硬,简直比杀一百个人好让人兴奋。

反观少年就没有蓝羽那么好了,直接给人家当了沙包,而且还是无偿的。

不想挨打也不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了人家实力在哪里,还能说什么,只能忍挨着痛苦,在疼痛的冲击下磨练意志,在挨打中成长,这是在锻炼身体,钢铁之躯是怎么炼成的?就是在外力的打击中铸造的,这就是少年能想到最能安慰自己此时心情的话了,当然在心里早就把蓝羽的祖宗十八代都骂过来了,最恶毒的话肯定是骂在蓝羽身上,想都不用想,这些话只能憋在心里,要是让蓝羽听到那还了得了。

“哎……行了,赶紧起来了,我有事问你!”蓝羽推了推少年,少年趴在地上哀嚎呻吟着,对于蓝雨的话置若罔闻,蓝羽刚想发怒,眼珠咕噜一转,威胁到:“有人看来还需要来点猛地啊……其实嘛我也不想动粗啊……但若是有人还想要的话……哼哼哼!”

“哎呦……大家都是文明人,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这人一向喜欢以和为贵……打打杀杀那是野蛮人……是吧?”少年一听到蓝羽想要再次暴打自己,一个激灵,赶紧翻身挺直地平躺着,尽管被绑着,一起来就对着蓝羽嬉皮笑脸说个不停。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野蛮人喽?”蓝羽抓住少年的语病怒视地调侃,还不忘挥了挥手有些红肿的拳头,下一刻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缩回手。

少年看着蓝羽赤红的小猪蹄,心中偷笑,乐得不可开交,心道:“这可不怪我呦,谁叫你那么暴力的,我才是受害者的,都说了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你看我动手了么,哈哈哈……”

“不许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蓝羽怒瞪了少年一眼。

“嗯嗯!”少年乖巧地像个乖宝宝一般,听话的连连点头,还装出一点萌萌的样子。

蓝羽嫩脸一晃,险些笑出声。

少年看着蓝羽微微一笑,虽然仅仅那么一瞬间,却让少年出神险些难以自拔,迷喃:“你笑起来真美……比女人还美!”

蓝羽一听,表情一凝,僵住的脸上眨眼间寒霜密布,杀气纵横,若刚才对待少年仅仅只有愤怒,那么现在只有杀机迸显,就像对待杀父大敌似的。

少年忍不住的了一个寒颤,寒意袭透全身,冷汗直冒,难以料到自己接下来将会迎来什么,他不敢想象。

少年急忙改口补充道:“我是说……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威武不凡,修为高强,就像神人在世,天人下凡,那些女人肯定被你英俊有气质的外表折服,都不好意思以身相许了……要怪就怪你父母把你生得太帅,我都没脸见人了,还有没有天理了,我都快自愧死了,怎么没投个好的爹娘啊,苍天啊!大地啊!……”

少年滔滔不绝,绵绵不断,一口气说得蓝羽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其中提到‘父母’‘爹娘’等敏感词汇时,蓝羽的情绪波动较大,还短暂地陷入沉思。

虽然脸色有了些许好转,但额头黑线直冒,白了少年一眼,故作恼怒地喝止了少年,他真不知道这家话放开了说会说多久。

“少贫嘴……现在没我的允许你不许说话,敢说一个字,小心我打不死你!”蓝羽冰冷的命令道,见少年点头,他接着说:“你叫什名字?”

“¥#$%^6^……”少年哪敢开口啊,但又不得不做声,只得紧闭着口,在喉咙中发出一连串朦朦胧胧让人听不真切的声音,一脸的无奈,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蓝羽看着少年投来可怜兮兮的目光,紧绑的脸缓和了许多,心里一软,开口:“好了,我问你答……但无关的废话不得多说。”

“呼……”少年长出一口气,说:“说实话啊!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叫什么,反正我没有这方面的记忆,或许我是一名无父无母的孤儿,又或许有名字只是忘了,现在想不起来。”

……

蓝羽沉默地看着少年,好像想从少年脸上找到他想知道的答案,见少年脸上尽显诚恳之色,看不到半分异样之态,确定眼前的少年说的应该是实话,便收回目光道:“那你在炼魔宗住了多久了?”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炼魔宗……我什么都不清楚,而且我的记忆是从被你们发现我那一刻才开始有的,接着就莫名其妙被你们当作什么炼魔宗余孽抓起来了,再然后的你都知道了。”少年着如实回答,他现在真的受够了这种阶下囚的生活了,而且一路上只能忍气吞声,逃又逃不了,打又打不过,时不时的还下作料,他的确不是蓝羽口中的炼魔宗余孽,就算自己失忆,但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不管炼魔宗是什么势力,但自己一介凡人,除了身体强壮,抗揍能力变态,真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人家大宗派大势力怎么可能让一个蝼蚁般的凡夫俗子留在其中。

少年却不清楚蓝羽等人的想法,如果让蓝羽等人知道,还不得笑抽筋,只能说明少年真的太幼稚了,蓝羽从开始就没让少年好过,其一既然少年能在炼魔宗老巢出现,那么将会难逃其咎,与炼魔宗早就列为一丘之貉,就拿炼魔宗与天下修士势如水火,不死不休,单凭这一点,哪怕少年当真与炼魔宗没有任何干系,也会宁可杀错也不放过,早已列入必死名单中,死亡之是早晚的事。

其二,少年明明只是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但他的肉身强度却在几大青年高手面前毫发无伤,肉身强悍到了免疫灵级九阶的强横攻击,能不叫人震撼,如何不让人想占为己有,之所现在还留着它并不是杀不了他,是因为他们一致的认同少年肯定身怀神之炼体秘法,只要几人联手必死无疑,欲望让他们都理智了几分。

只要把少年带回宗门,请老一辈人出手施展秘法,定能从少年手中得到完整的炼体功法,那时候不用想都知道,假以时日必定纵横天下,所向披靡,如果现在对少年用刑逼供,唯恐出现纰漏,玉石俱焚,得不偿失。

“嗯!”蓝羽轻声回应了一声,便陷入沉默,少年见蓝羽张开手掌仔细地端详着一块墨黑色的玉石十分的奇怪,感觉有股熟悉的感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要装了,这块玉在一早已出卖你了。”蓝羽冷声喝道

“……什么?为何?”少年被蓝雨突然的呵斥弄得怔住了,接着惊叫道,他情不自禁下意识地摸向咽喉处,才恍然难怪这么熟悉,原来蓝羽早在自己不经意间取走了,必定是蓝羽抓自己衣领的时候顺带拿走的。

“为什么?这块玉证明了一切,这是炼魔宗独门的墨玉。”蓝羽握着墨玉说到。

“凭什么……就凭这小小的一块玉?”少年抗拒道。

“哼,这可不是小小的玉,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一块禁制玉石,你会不知道?”蓝羽冷哼讥问。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说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少年怒瞪着蓝羽说。

“那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就在刚才我从你脖子上取下的玉石……”蓝羽一顿,开始讲道:“禁制之玉顾名思义就是某些修为高超之人,通过强大的神识之力在某些东西上刻画想要刻画的信息,或者封印某些其他事物,当然经常取玉石作为载体,在修炼界玉石在常见,最容易刻画的材料,刻画时可以随个人喜好设置,有的只要一触发禁制就会自毁,则需要某些人的血脉才可以开启……如果我没猜错你这枚墨玉定然就是这种吧,我没说错吧?以你的实力有配有这种我都不太清楚的玉,定然身份不简单,说不定会是炼魔宗大有来头之人的子嗣……诺……”

“我绝对不是!”少年吼道,此时被蓝羽这么一说把他搞的一愣一愣的。

“是不是……只有亲自验证了才知道,有胆量就自己开启,一切都了然,敢不敢!”蓝羽激将少年。因为只确确实实是一枚下了禁制的玉石,只要他强行打开,立刻就会化为齑粉,得不偿失。

“……”少年见蓝羽这么肯定的说,不禁有些心虚,自己一直都认为蓝羽的人冤枉自己,但从被抓之前他完全失忆,是否真的是炼魔宗之人,自己无从证明,连自己都犹豫不决,到底是不是?不是还好,还自己一个清白,万一……万一真如蓝羽所说那自己……到底要不要验?

“心虚了?不敢吧?炼—魔—人!”蓝羽冰冷地嘲笑。

“验?还是……”少年心中打鼓,徘徊不定,纠结不断。

“说话啊……敢不敢……是男人的话……”蓝羽刺激少年,看着少年拿不定主意,心中欣喜,从少年表情神态上看,他都没想到少年会这样,该不会被自己误打误撞……

“验就验!谁怕谁!怎么弄?”少年一咬牙,壮起胆子答应蓝羽。

“滴一滴你的血液在那块玉上就可以了。”蓝羽回答。

蓝羽射出一道蓝芒轰碎了捆绑少年的绳子,少年伸了个懒腰,活动着被绳子长时间捆绑得僵硬麻木的身体。

他咬破舌尖,然后用手指轻沾一滴血,血液里淡紫色光芒在流动,微乎其微,就连一旁的蓝羽都没发觉那滴血液里的现象,两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那块墨玉,外表鲜红的血滴被少年轻轻抹在墨玉上,两人都目不转睛,屏住呼吸,神情紧张地盯着那块墨玉,可是……看似普通的奇怪玉石竟然并没有出现任何动静,就像路边上在普通不过的石头,少年依着蓝羽的方法照做,不仅没有异象显现,而且就连石头吸收血水的自然现象都没有,不禁让蓝羽疑惑不解,双眉紧蹙。

“额……我差点忘在某些强大的势力中会制作血魂玉?”蓝羽突然想到什么。

“什么是血魂玉?”少年询问道。

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阳市第五人民医院
长春公立牛皮癣医院哪个技术好
韶关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酒泉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