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全能照妖镜 第720章 北界域的自豪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7:30

全能照妖镜 第720章 北界域的自豪

不知何时。

在灵百城的某条街道,祝三福点起了火堆。

稷鱼竿编织成了烧烤架,而在烧烤架的上方,五花大绑着一个人。

鼻青脸肿,一看就遭到了非人的虐待。

更可怕的是,这虐待,似乎才是开胃小咸菜,真正的大菜根本没有上场。

烧烤!

一个堂堂半步问元境,一个内轴环界域的圣主,竟然被绑在烧烤架上,被火焰烧的浑身焦黑,空中甚至还飘出了一些古怪的味道。

震愕!

灵界域那些滞留在传送阵旁的天择境,各个膛目结舌,牙齿都在颤抖。

余屈晚刚刚给林宗坤发出三道传音玉简求助,原本他还在奇怪,为什么圣主没有回复。

可如今看来,圣主……自身难保啊。

虽然碍于约定,青劫圣地的强者,不可能真的斩了林宗坤,但这顿羞辱,足够林宗坤吐血三天三夜。

……

“炎世沦,现在你可以给两大圣地送兵器物质了,再拦你一句,我傅白墨也上烧烤架。”

远处,七个半步问元全部漆黑着脸。

傅白墨看着炎世沦,古怪的一笑。

“这个……我炎世沦岂是那种欺凌弱小之辈,老夫和林宗坤不一样,甚至强烈谴责林宗坤欺凌北界域的行为。”

愣了一下,炎世沦老脸一红,随后大袖一甩,义正言辞。

惊险啊!

幸亏听了傅白墨这个老东西的话,否则以后连炎界域都不敢出了。

万一青劫门徒在门口堵自己,然后也烧烤活人,那该多可怕。

“炎世沦,这几百年,你实力不长,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东界域圣主嗤笑一声。

炎世沦倒也无所谓,身为一个圣主,能屈能伸,当以大局为重。

再说,谁敢去惹青劫圣地。

300年前,祝三福已经和林宗坤战过一场,虽然那一战林宗坤惨败,甚至被祝三福扯下一条腿。

但那一战,足足十天十夜,祝三福虽说是追着林宗坤打,但谁都能看出来,祝三福其实并不轻松。

毕竟,林宗坤是千年老怪,而祝三福,寿元还没有400岁。

但如今,短短300年过去,祝三福真的已经可以吊起来打林宗坤。

这种天赋,也着实恐怖绝伦。

……

其实对于天择以上的修士而言,300年,相当于凡人10几年而已,甚至更短。

毕竟,越强的修士,所面临的修为问题越晦涩,往往一场闭关出来,凡间就已经沧海桑田,百年已逝,当初婴孩的凡人,或许已经是耄耋老人。

凡间有一句老化。

神仙一天,凡人一年。

这句话并不是说修士所处的时间,和凡人有什么不同。

完全是因为修士要闭关。

凡人睡觉,一晚上足以。但修士想要巩固修为,领悟晦涩道术,每次闭关,动辄十几年不见天日。

当他们出关之时,感觉才过去十几天。

可再看人间,凡尘世界,已经是三十年河东。

所以对他们这些半步问元来说,300年时间,就相当于十年未见而已。

……

“五师兄,五师兄,你错了啊。”

祝三福还在试图掌握火候,林宗坤被烧的咬牙切齿,可他又挣不脱祝三福的禁锢,只能勉强保持着界域圣主的最后尊严,没有鬼叫出来。

这时候,晁红浅从楼顶一跃而下,兴奋的跑到祝三福面前。

“你这样烧烤,会糊。”

“你得先刷一层油,然后在撒盐巴。”

“来,这样,师弟我给你示范一下。你看,刷了油,就不会烤焦。成品外酥里嫩,表皮呈诱人金黄色。”

晁红浅掏出一把大刷子,上面是晶莹剔透的油。

具体什么油不知道,反正飘着一股奇香。

“原来如此!”

祝三福一拍脑门,二人欢天喜地的开始烧烤。

在油温的浸润下,林宗坤表皮的温度更高,他终于忍不住了。

“啊……放开我,我要面见青劫圣尊,你们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痛。

这不知道是什么油,刷在身上黏糊糊,再加上祝三福的无名火焰,简直是往灵魂里钻的那种疼痛。

“废物,你哪里还有一点问元境的尊严。”

晁红浅不客气,一巴掌甩在林宗坤的脸上。

“你欺人太甚。”

林宗坤气到冒烟。

“嗯,对。我欺人太甚。”

晁红浅反手又是一巴掌。

……

“中央域不插手内轴环事物,你们青劫圣地,是不是玩过火了?”

这时候,渔泯恩和乔初奉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

毕竟,林宗坤也是两大圣地的暂时盟友,被如此羞辱,令他二人内心不喜。

“灵界域欺辱我十一师弟,他没有过火吗?”

祝三福没有看两大长老,依旧是平静的在烧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厨艺大师。

“来,五师兄,撒盐吧。”

这时候,晁红浅乾坤戒一闪,他的肩上,出现一只大麻袋,一人高左右,鼓鼓囊囊。

撕拉!

麻袋打开,所有的海盐,全部撒在了林宗坤身上。

痛啊。

痛到骨髓的那种痛。

这是在撒盐?

这是在用盐活埋人啊。

林宗坤原本就被烧烤的皮开肉绽,此刻伤口撒盐,更加痛苦到扭曲。

“十师弟,会不会有点咸。”

海盐活埋了林宗坤,可祝三福的火焰,并没有被熄灭。

“祝三福,灵界域的事,暂且不提。”

“你手里的稷鱼竿,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渔泯恩气到颤抖。

“哦,差点忘了,我路过其他界域,看见稷池圣地的人,就随手杀了。”

祝三福想了想,从虚空里抽出几具尸体。

“小师弟,初次见面,五师兄送你点见面礼。”

挥挥手,祝三福朝着影像玉简里的赵楚打招呼。

“欺人太甚,你青劫圣地,简直欺人太甚。”

渔泯恩和乔初奉震怒。

这可是两大圣地的天择境长老啊,竟然就莫名其妙被杀了。

“欺人我承认,但不太甚,太甚的在后面。”

“二师兄和三师兄,会一一拜访两大圣地的。”

祝三福抬头,和蔼的一笑。

闻言,两大长老目瞪口呆。

青劫第二徒:幕觉山,货真价实的问元境。

青劫第三徒:鲁初雪,随时可能突破问元境的半步问元。

其实谁都明白,青劫圣地之所以不去统一中央域,是因为这十个人闲云野鹤,一个比一个懒散。

所以,两大圣地才耀武扬威。

但这帮祸害真的归来,两大圣地,还真不好对付。

“速速连接圣地的跨界传音阵。”

渔泯恩狠狠咽了口唾沫。

乔初奉内心,也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

“师尊!”

“师尊救命……什么,怎么可能。”

灵坤圣宫。

四个被打残废的天择长老,正跪在山门前,等待赵楚的处决。

原本他们还觊觎林宗坤归来相救,可再一看,堂堂圣主,竟然被大烤活人,生不如此。

“饶命啊。”

随后,林坤五子连忙磕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倨傲。

圣主被抓,就真的没人能救自己了。

修行不易,谁愿意被白白残杀。

“饶命?可笑吗?”

赵楚轻笑一声。

随后,他一脚踏在林坤第五子的脑袋上,手持一柄腐朽的枯剑。

“下九天世界,所有人都听着,从今日开始,谁敢觊觎北界域,就如此头!”

刷!

剑芒一闪,林坤第五子的脑袋,高高飞起,鲜血溅起三丈之高,场景凄惨。

在灵坤圣宫山下,已经有无数元婴境弟子赶回来。

可他们第一眼的场景,就是曾经高高在上的林坤七子,被一个元婴境踩在了脚下,然后一剑毙命。

那可是天择啊。

几千年来,下九天世界,每死一个天择境,都是大事件。

……

“剑下留人,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谈,可以谈。”

就在这时候,林坤第二子,和林坤第三子,急匆匆飞出来。

之前他们正在闭关中,根本没有察觉外界的一切,直到四个师弟被生擒,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十道漆黑的道纹,缭绕在周身,如魔蛇一般飞舞。

第二子和第三子,比他们的师弟,要强上很多。

而展露十道道纹,也是在无形中震慑赵楚。

“谈?”

赵楚刚要斩杀下一人,远远看到了飞过来的二人。

他缓缓抬头,嘴角轻笑。

看来可以谈。

如果这四个师弟全死了,对灵界域的整体实力,是致命的打击啊。

“谈你娘的黑**!”

就在两大天择的脸,刚刚放松的时候,赵楚大袖一甩,三颗人头,齐刷刷的飞向了天空。

……

震撼!

赵楚乱发飞扬,满脸的狰狞鲜血。

山下的弟子,已经被吓的肝胆俱裂,而赶来的两大天择,也气到颤抖。

这一瞬间。

整个下九天世界震撼。

真的杀了。

青劫十一徒,在灵坤圣宫的门前,斩了四个天择境长老,简直无法无天。

而他的一句话,也令所有人对北界域,有了重新的认识。

这个地方,或许真的不敢招惹。

与此同时。

祝三福给赵楚的贺礼,也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尸体!

又是天择境的实体,这一次,尸体来自中央域两大圣地。

北界域的人,热泪盈眶,第一次如此以北界域为荣,以天赐宗为荣,更加以少宗为荣。

“小三,你二哥一定会刻苦修炼,终有一日,我也会如你今日一样,给北界域一个安全的胸膛。”

纪东元狠狠捏着拳头,浑身都在颤抖。

……

千百年来,下九天世界死一个天择,都是大事件。

如今天择境韭菜一般被砍杀,谁能不震撼。

……

“我儿子肆无忌惮,有你爹当年风范,赏赐欣慰值……”

“儿子,除了你爹,你是最棒的,赏赐欣慰值……”

“赏赐……”

……

脑海里的声音,简直要将赵楚折磨疯。

可此刻他根本顾不得其他。

“应该还剩下三个天择,你们三人一起上?还是,你二人先来受死!”

黑袍飞扬,赵楚朝着两大天择境,再次举起了剑。

挑战!

以一敌二,挑战十道道纹的天择境。

……

“小师弟,能行吗?”

晁红浅一愣。

“可能……会死吧。”

祝三福也是一愣。

开什么玩笑。

这两个天择,和之前的山炮截然不同。

十道道纹啊。

甚至有本源道纹存在,一个元婴境,简直是以卵击石。

“杀了此獠,杀了此獠啊。”

林宗坤承受着奇耻大辱,却更忧心灵坤圣宫的战况,毕竟,自己虽然狼狈,但生命且无忧。

死了四个亲传,如何能不心疼。

深圳市福田人民医院怎么样
蕉岭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酒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无锡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