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蓝白社 第一百一十五章 ‘煽风点火’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9:32

蓝白社 第一百一十五章 ‘煽风点火’

最大效率地杀死蜡像,其实最好用火。

如果能制造一片蔓延整个实验室外加生产车间的大火,所有蜡像都会在短时间内融化,仅剩下极少的一部分。

也正是如此,蓝白社才会有信心不优先管蜡像,因为对于他们而言,一定有更多更有效率地杀伤方式,一个多小时放任不管也有绝对的信心收容。

墨穷想突围,只有他自己的话是没问题的,但带一个人就麻烦了。

尤其是这人还不能看路,这让墨穷既不能跑太快,更不能飞。

他能不断地射杀蜡像,令蜡像无法靠近,但也无法彻底摆脱蜡像,会始终被这么一大群蜡像追杀。

“应该还有燃油吧……”墨穷回想着刚才所见萧峰他们使用的燃油桶,随便踢了点地上的残渣定位一下。

果然,实验室里还是有的。

他顺着残渣,双枪激射开路,很快找到了六桶燃油。

原来在每个配有重要设备的房间,都会单独有个发电房,当主要供电系统损坏后,独立系统的备用电机会进行供电。

如果还有意外,当备用发电机也失去供应后,还能使用各个实验室里准备好的汽油发电机,进行临时供电。

这种准备,就是为了保障社员在特殊时期,需要电的时候,也随时能从各个房间里找到发电机。

之前广播就要求作战人员一部分要去保护主供电系统,这是和压制饕餮的命令同时发出的。看来收容安全中电力是很重要的一环,或许某些可怕的收容物的压制措施,是需要保持电力不断的,

不管怎么说,实验室里抛去萧峰他们用掉和带走的两桶外,还剩下六桶。

“很好,有燃油的话,放火就简单多了。”

墨穷先是以最快速度激射一番,将眼前一大片蜡像射杀,腾出一大片空间来。

随后趁机将六桶油一一踹出实验室,他一脚下去,一桶油仿佛足球般划出一个弧线,越过了蜡像组成的‘人墙’,精准地从窗户飞了出去。

如此反复,他连续六脚,仿佛六次定位球般,将六桶油全部踢到了窗外。

想最大程度地放火烧死蜡像,关键点不在于给每个蜡像抹上油,蜡像即便自己身上没有明火,身处于高温环境中,一样会融化。

因此,关键点在于用大火困住所有蜡像,让它们无处可逃。

只要不打开消毒间那边出去的大门,那么这里唯一通向走廊的出口,就只剩下车间处的缺口。

那里是墨穷必须重点盯杀的地方,否则一场大火下来,蜡像全跑出去了,反而遍布走廊,让他更没法走。

“砰砰砰砰……”一阵急射下,墨穷带着棕发杀出实验室。

在窗外,除了六桶油,还有许多之前他砸蜡像扔出来的杂物。

墨穷扫了一眼,发现一个桌子不错。

“这桌面是复合材料,既轻盈又结实,正好当扇子用……”

把油桶放在桌上,一脚踢出,顿时这桌子成了战车,撞翻十几个蜡像开路。

墨穷跟在后面跑,点射了几个蜡像后,踩在桌上,居高临下。

棕发急忙也手脚并用地爬上来,始终盯着油画。

墨穷没空管他,能跟得上节奏就跟,跟不上他也没办法,一旦382跑出来,他大不了将其放逐,反正就挂在他背后。

站在桌子上,墨穷再次以最大射速清理掉周围的蜡像,腾出空来,并迅速打开油桶盖,拎着一个就往外泼油。

不需要用多大的力气,当油脱桶而出时,它们就成了墨穷的子弹。

油桶仿佛成了水枪,从中滚出的油在半空中淌着,形成油柱。

这条油柱精准地射中远处的蜡像,淋得它满头满脸的同时,还转移目标,又射了旁边某个蜡像一脸。

一时之间,油柱就像是跟鞭子,在不断地甩,冲刷远处的一大片蜡像。

看似同时攻击了多个目标,其实不然,依旧是有先后顺序,只是油柱连绵成线,看似如整体,实则不同时间从桶里流出来的油,目标不同。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两秒钟,油柱就分叉了,而且越分越多,最后干脆如天女散花般飞向不同方向。

“吞吞吞吞……”油桶发出怪声液体往外涌动,这些油一坨坨地飞往各处,很快就淋湿了数十个蜡像。

重点不是让蜡像沾染到,而是尽可能地让汽油分布广泛。

一桶浇完,近处还有敌人要对付,墨穷来不及更精细地操作。

直接连续五脚将剩下的油桶踢到了不同的方向。

实验室里扔一桶,窗口处扔一桶,天花板上扔一桶,缺口处扔一桶,他附近最密集的地方也扔一桶。

汽油会挥发,常温下也会散发出可燃性很强的油气。

所以一桶均匀撒出去就差不多了,其他的直接扔到各处让它自然流淌、扩散。

墨穷不用担心身边会第一时间有油,因为不管遇到什么,它的箭都是无法被阻拦的,这些油哪怕被人吃下去了,油也一定会到达目的地。

别的先不管,他就盯着飞向天花板的那个,油桶在撞到其中一个蜡像后,开始打着转落下,汽油四处逸散。

眼看着往下落时,墨穷瞬间开枪。

“砰砰砰砰砰!”

墨穷连续点出五枪,这五枪精准地锁定分别位于不同方向的五个油桶。

“轰轰轰轰轰!”连续的大爆炸立刻发生,爆裂的火焰迅速扩散,在半空中形成冲击焰。

本就弥漫各处的可燃油气,在五个油桶爆炸后,立刻形成多出小型爆焰,释放出大量的热。

不过两秒钟,大火就遍布实验室与车间,其中天空中的大火更是如火雨般淋下。

“起开~!”

墨穷大喊着,迅速跳到一旁的一台机器上,然后抄起刚才的桌子抡了起来。

棕发完全跟不上墨穷的操作,直接摔倒。

他已经被爆炸声惊呆了,可头皮发麻地同时还是死死盯着画面。

墨穷的节奏太快,若眼睛实在跟不上时,他也会用手中握着的萧峰脑后眼去跟,可谓尽职至极。

当棕发爬上机器,脸几乎贴在墨穷背后时,墨穷也在履行他的职责:决不能让大火烧到他们。

“呼!”

墨穷狂抡着桌子,直接把它当大扇子使用,刮出的风不会在身边卷动,而是径直扑向远处,形成冲击气流。

连续地大扇风,足以射走飘过来的可燃气体,或直接,或间接,排斥着周围的高温热焰。

一扇之下,甚至还卷出一道道火焰,使其如火蛇般冲出去朝着远处还没被烧到的蜡像燎去。

棕发盯着画,缩在墨穷背后,反而只感觉到一点气流。

却不知,此刻车间卷起了异常汹涌的狂风火浪。

风助火势,在墨穷精准地气流锁定下,火蛇乱舞,燃烧的油气燎灼着大火还没弥漫到的地方。

这就是他不需要让油均匀撒在每个蜡像上的原因,他不需要每个蜡像着火,他要的是这高温环境!

此刻,从火光冲天处烘烤来的高温气焰,统统成了他的弹药。

这还包括从天花板上洒落的火雨,那更是明火弹药。

燃烧的油气还没落下就被他吹走了,轰击着附近的蜡像。

蜡像本身有一定的可燃性,它们沾染上油焰,很快就吱吱冒油,不一会儿就熔了,表面模糊起来。

一旦领结被熔掉,那便直接成了普通的蜡像,歪歪扭扭地形成一片片扭曲的人形蜡烛。

可惜蜡像的材质并不是最易燃的气态蜡,否则也用不着这么大的火。

“好……好热啊!”棕发终于喊道。

随着时间推移,墨穷也没法将所有的热气都吹走了,因为这环境内的气体平均温度越来越高,最后基本全是灼人的热浪与浓烟。

墨穷手中的又不是什么风火扇,不过是个扇风的桌板。

能优先让蜡像们被烤,而最后才不得已地烤到他,已然是操作的极致。

他又不能扇出真空来,一部分空气冲走,必有另一部分气流涌来。

利用能力,所能做到的只是保障被扇走的热气,不会在身边打个转回来,而一定能到达远处。空气流动状态下,也能让他吸热的效率小很多。

“累死我了……”墨穷浑身大汗,手臂酸痛。

他连续不停地扇了一分钟,此刻手都在发抖,毕竟这桌板虽然不重,但也没有真正的扇子省力。

若是有把大团扇,他可以更轻松地卷动周围的热风明火,形成高温气流冲击。

……

西南医科大学口腔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怎么样
韶关市中医院怎么样
安徽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廊坊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青海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