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杀死男主角 第137章:墙里墙外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3:16

杀死男主角 第137章:墙里墙外

舟车劳顿的赶路,令阿斌感到疲惫,不过他的眼神仍很清亮,即便惫懒,也不会放弃思考,因为需要他筹备的事情还有很多。前方的路是未知的,于【大理寺】,只是一个概念中的印象,那里有什么,他们不知道。莫屿也所知甚少,自收到口信起,他们便启程,用的是轻量吉普车,车队之长,一眼难以望尽。

“还是没小枝的消息。”因心中气急,莫屿难忍怨怪了一声,“偏选这关口上,这丫头未免太任性了些。”

整个联盟内,也只有莫屿敢这么说牧小枝了,虽然阿斌也是这般想的,可他嘴上还是为小姐开脱,“也许小姐有别的打算。”

莫屿沉默,人压抑的太久了,总会寻觅一个爆发的突破口,牧小枝等了三月,不愿不想再等,他能够理解,可万一出了什么事……他该如何向展陶交代?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就能到了。”过了很久,莫屿忽然对身边的阿斌说道。

阿斌不语,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知道莫屿定是有话要说。又等了等,莫屿才叹了口气道,“你害怕么?”

“怕什么?”阿斌问的很认真,这令他看起来有些霸气,或者说嚣张,这与他平时温尔的做派有些反差。

“也许,我们将面对己方十倍以上的敌人。”莫屿眺望远方,已隐约可见城池的形状,他白皙的侧脸覆上暗沉的阴霾,“最可怕的不正是未知么?”

阿斌没有过多思考,明明是沉重的话题,却令他笑着回答道,“从前我只是国展厅小小的一个管事人,因为薪水还不错,即便工作无聊透顶,日子过得麻木不仁,也舍不得离开。可你看现在,我正指挥着几百人的军队前进,我要去营救我的王,我在做多有意义的事情啊!”

看着阿斌脸上那一脸的激动澎湃,莫屿有些忍俊不禁,适才紧张僵硬的气氛,也稍稍解冻了一些。天破初晓,蒙蒙微亮,那座堡垒的规模清晰可见,莫屿算是初步理解了,关于【大理寺】有进无出的说法。他没有看见入口,城墙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并非搬运拼凑而成,那么没有门,又该如何进去呢?

远征军停在了十里外,驻足静候其变,莫屿不敢轻举妄动,正是小心戒备时,另一个方向,传来巨大的声响。国教来了,准确来说,是圣神国教的人来了。莫屿真切感受到,所谓教徒众多是什么概念,他只看到人潮纷涌而至,如潮浪连绵不绝。圣神国教的教袍,是统一定制的银甲,当教徒们穿上战衣,放下圣经拿起武器,他们便是最英勇的战士。

两军预估在一分钟后会面,莫屿和阿斌相视一眼,说了同样的话,“敌人的敌人,是我们的朋友。”

单靠他们确实还不足以威胁到【大理寺】的根基,可若再算上国教势力,二者结为盟友,那把【大理寺】掀个底朝天,也并非不可能。统领不在,麾下大将作帅,两军阵前,莫屿独行前往,以表诚意。在这种情形下,独行远比军队随行要安全得多,来到国教军队前,莫屿索性弃掉武器,看着轿上的金帘发呆。

那里边坐的可是教宗?教宗亲征?想来可能性不大,是哪位大人物来了?一个教派里除了教宗,还有……大祭司?一只细白的手撑开金帘,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异域绝美的脸,葵里沙眼神中的冰冷更胜于往,那是一份真实的漠然。她踩着信徒的背下轿,自然无人敢搀扶她,那对教徒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亵渎。

于她,有很多种称呼,外界习惯尊她为大祭司,教内则亲切地唤她声圣女,她自身以隐士自居,修的寡淡清冷的心性。莫屿看着她,想了很久才道,“是你。”

话音一落,众教徒哗然,有人震怒,开始躁动不安,葵里沙视线一扫,才使他们平静下来。其实愤怒的缘由很简单,竟有人敢对他们的圣女不用敬称,对他们来说这和侮辱没两样。葵里沙安抚了徒众们的情绪,回头再与莫屿平视。

“我是来接他的。”葵里沙平静而认真地说道。

他是谁?于莫屿或者阿斌来说,是很显而易见的答案,可对圣女的信徒教众而言,是痛苦且不愿相信的真相。圣女竟会如此在意一个男子,这令教徒们崩溃抓狂,圣女该有的是大爱,是对芸芸众生的爱,她的爱应当是均匀等同的,怎能有喜好偏颇?

莫屿听了,并不意外道,“你与我们的目的相同。”

这是一种邀请,唯有志同道合之辈,才有达成联手的可能。葵里沙看着DF联盟全军,忽而没来由地说道,“你们都是他的人,还真不少。”

“这只是部分。”像是为了证明些什么,莫屿强调道,“还有很多留在本部驻守。”

葵里沙轻轻点头,双手背在身后,转过来面朝她虔诚的教徒们,声音高昂端庄,“以天国的名义,圣神的福音,我,卡索里亚之女,立下铁蹄碾过此地的誓言!”

空旷的原野里,响起激昂的呼喝声,银甲战士们汇聚成湍急的河流,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向那冰冷高耸的城墙发起冲击。盟约达成后,DF联盟的战士们自然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冲锋,发起进攻的号角已然吹响,那雄浑沉闷的声响,是无数人胸腔热血的绝唱。

圣神国教麾下的银甲战士,拥有着诸多先进的超自然武器,可他们仍越不过这墙,它实在太高,无法将士兵大批量输送过去。冲垮城墙,成了眼下必须去做的事情,这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莫屿很是焦急,城墙总会垮,他担心的,是【大理寺】那边还没有任何动静。

这很反常,敌军都打到家门口了,怎的还没半点反应?作为军师,出谋划策者,莫屿很难不去猜疑这其中有什么阴谋。这高墙的后边,真的是【大理寺】吗?还是,他们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事实?高能量重型武器在城墙上留下斑斓的创口,操纵机甲的士兵,对残缺口进行狂风暴雨的锤击。

济南市历城区皮肤病性病防治所怎么样
湖北医药学院堰桥医院怎么样
上海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洛阳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雅安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